<form id="99n9x"><nobr id="99n9x"><nobr id="99n9x"></nobr></nobr></form>

            >  人物 > 石油達人郭建春 “磨刀石”里擠出油和氣
          石油達人郭建春 “磨刀石”里擠出油和氣 2016-11-09 11:44:39

          摘要:郭建春,1970年生于四川營山,二級教授,博士生導師?,F任西南石油大學副校長、“油氣藏地質及開發工程”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。

          \
          郭建春教授的特長是給油井“開處方”。
            郭建春,1970年生于四川營山,二級教授,博士生導師?,F任西南石油大學副校長、“油氣藏地質及開發工程”國家重點實驗室副主任。國家杰出青年基金獲得者、教育部“長江學者”特聘教授、國家“萬人計劃”科技創新領軍人才、享受國務院政府特殊津貼專家,儲層增產改造四川省首批科技創新研究團隊負責人。
            長期從事油氣開采領域的教學與科研工作,近年來在復雜類型油氣藏壓裂酸化設計的理論模型和配套軟件、壓裂液研發、實驗測試方法與測試裝置、壓裂酸化配套新工藝技術等方面取得了特色研究成果。
            人物速寫
            油氣先鋒
            四川人口不足全國7%,天然氣消耗量卻占全國14%以上,保障開采很重要。四川油氣儲層如同磨刀石材質,鉆井后很難直接出來油和氣。這是郭建春的團隊主攻領域。
            技術達人
            他和團隊的22項專利已經有70%被轉化。其中,高溫、深層油氣藏超高壓大型壓裂技術,使中石化在四川盆地川西深層須家河高應力氣藏探明1211億方大型整裝氣藏。
            嚴師高徒
            為了讓學生們理論與實際相結合,他每年讓學生到油田實習2個月左右,培養學生在一線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如今,80%的弟子已經成為油田的壓裂酸化技術骨干。
            走進西南石油大學“油氣藏地質及開發工程”國家重點實驗室,深淺不一的黑色巖芯,讓人驚嘆。很難想象,源源不斷的石油是如何從地下開采出來,再輸送到煉油廠成為我們日常生活中必不可少的汽油、柴油、塑料、腈綸、橡膠、化妝品等產品。
            郭建春教授穿著實驗室的白大褂,看起來像是一個醫生,事實上他也經常給弟子們比喻,干這行就是干的醫生活,面對每一口需要增加產量的油井,他們要提供診斷和“治療”方案,讓油井獲得新生。這位正值壯年的石油達人,已經“醫治”過超過400口井,為寶貴的“工業血液”,安裝上新“馬達”。
            挑戰世界級難題
            地下造油氣“高速公路”
            早在北宋,著名科學家沈括就在《夢溪筆談》中提出了石油這一名詞,我國成為世界上發現和利用石油、天然氣最早的國家之一。四川人口不足全國7%,天然氣消耗量卻占全國14%以上,保障天然氣開采是郭建春教授的團隊主攻領域。
            “中東地區為什么出油、出天然氣容易?中東碳酸鹽巖儲層的地質條件好,相當于我們建房用的磚塊,里面有很多的小孔洞,鉆井下去,油氣很容易就能從孔洞中流出來。而我們國家的儲層卻不一樣,有的地下埋藏著大量的石油和天然氣,但是巖層很致密,就像是磨刀石一樣的材質,鉆井后很難直接出來油和氣。”郭建春用簡潔的比喻,為記者解釋了四川盆地的致密氣藏。在石油人看來,入地采油絕對不亞于上天摘星。把數千米以下的石油從深淺不一的油層開采出來,一直是一個充滿著挑戰的難題。
            如何向“磨刀石”要石油和天然氣?郭建春帶領團隊主要研究油氣藏壓裂酸化技術,即利用水力泵車,將地面高粘液體(稱為壓裂液或酸液)泵入地下幾千米的巖石中,憋起高壓使地下巖體不斷破裂形成幾十上千米的人造裂縫,利用地面液體的高粘性將高強度陶粒(稱為支撐劑)攜帶進入人造裂縫中,陶粒長期支撐裂縫,在地下形成一條油氣流動的高速公路,大大增加了油氣流動能力,提高了油氣產量。
            在壓裂酸化技術研究這條道路上,他們發明了超高溫瓜膠和交聯劑,突破了瓜膠壓裂液耐溫世界極限,建立了高溫、深層油氣藏超高壓大型壓裂技術,創下了185℃儲層瓜膠壓裂液高溫壓裂紀錄和130MPa施工壓力紀錄,依托這些技術使中石化在四川盆地川西深層須家河高應力氣藏探明1211億方大型整裝氣藏。
            建言年輕科研人:
            科研不是來自靈感而是專業的敏銳性
            談及年輕科研人的成長,郭建春給出了三點建議。
            1、找準科研方向,針對自己的知識結構和國家產業相結合;
            2、潛下心來,科研有一個漫長研究的過程,要把平臺建立起來,不要被社會浮躁所影響;
            3、科學研究不是來自靈感,而是來自專業的敏銳性。
            上井超過400口
            蹲在山坡吃盒飯是常事
            “我覺得干這一行,不能只是理論型教授,而要注重科學性、創新性和實踐性。如果不親自去"上井",就無法給出最合適的"診治"方案。”在石油達人郭建春的日程安排里,即便教學和管理工作再忙碌,他也要堅持每年“上井”十余口,如今他的“上井”數據,已經超過了400口。
            1999年,他的兒子出生了,但是他遠在新疆塔河油田,根本顧不上幼子和妻子。“實話說,我是從孩子讀初中才開始管他的。”這位忙碌的父親坦言,因為干上了石油行業,要與天地作伴,他不得不犧牲了與家人相處的時光。
            在開采油氣田的過程中,用的是高精尖的技術,接的卻是最原始的地氣。郭建春奔赴的一線,往往是少有人煙的深山或者荒漠。到了飯點,經常是蹲在土坡上,吃個簡單的盒飯。而到了晚上,他和同伴就住兩元一晚的農家。
            2007年,川西一口異常高壓井請來郭建春開“處方”。這口氣井深度超過4000多米,用了100個兆帕的施工壓力都壓不開。郭建春教授團隊花了半年時間研究并提出了方案,決定用燃爆加網絡裂縫酸化的技術來解決。開工當日,兩個小時即完成了方案實施,次日氣井就獲得了工業氣流。
            讓不可采的石油和天然氣變成經濟可采,讓以前沒開采好的油氣井再現生機,郭建春在實踐中創新,他和團隊的22項專利,已經有70%被轉化。
            和弟子的科研探討
            在一萬步快走中進行
            郭建春教授很忙,工作強度大。正常工作日的白天,他要從事管理工作。晚上7點半,他準時進入實驗室,進行科研實踐,到晚上10點才離開。為了保持清醒的頭腦,他會在校園里走幾公里回家。
            “身體是本錢嘛,再忙也要擠時間鍛煉。”郭建春的鍛煉方式,是每周至少3次的快步走,圍著校園走上一萬步??觳阶叩臅r間,也是他與研究生交流的過程。他把弟子約出來,在快步伐的節奏下,詢問他們的實驗怎么樣了?遇到了什么困難?
            該學院青年教師盧聰博士,從本科到博士都跟隨郭建春教授。在盧聰眼里,這是位不打折扣的嚴師。“一般研究生入學是9月,但郭老師會要求新生7月就進入實驗室報到。”盧聰說,導師時常掛在嘴邊的話是,沒有足夠時間的磨練,就不會出成果。而跟隨郭建春的弟子們都知道,導師周末總會抽一天時間到實驗室,他們也不敢怠慢。
            是嚴師也是慈父。為了讓學生們的理論與實際相結合,他的團隊自掏腰包,每年讓學生到油田實習兩個月左右,跟吃跟住,培養學生在一線解決問題的能力。如今,他80%的弟子已經成為油田的壓裂酸化技術骨干。(華西都市報 賴芳杰)

          皇上和宫女的高潮A片

            <form id="99n9x"><nobr id="99n9x"><nobr id="99n9x"></nobr></nobr></form>